[槟城新闻] 陈福星:政府不发准证执照 发展商只能宣传无法卖房

77

(槟城24日讯)疑面对联邦政府的刁难及报复行动,造成槟州的发展计划被联邦政府“放一边”,迟迟不发出“广告准证及发展商执照”(APDL),以致发展商不能与购屋者签署买卖合约(S&P),受影响的计划至少数千个单位,单单在SP齐来亚计划即有3000单位。

槟州房地产商公会主席拿督陈福星透露,受波及的发展计划除了SP齐来亚发展计划,还有ASPEN公司发展计划以及来自他的公司ASAS DUNIA的计划,由于槟州接下来将提供大批的可负担房屋计划,他相信受波及的这些房屋计划将以可负担房屋计划居多。

他说,槟州房地产商公会有约90名发展公司会员,唯他不能清楚说明有多少发展公司受波及,他相信一些会员只能哑忍避免事件被闹上枱面。

发展商面对高额土地成本

陈福星是于周三在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他说,没有联邦政府的广告准证及发展执照,发展公司不能与购屋者签署买卖合约。“即使我们手中持有州政府发出的可负担房屋者名单,现阶段也只能作出产业计划的宣传。”

他说,上述情况也造成发展公司面对压力,发展商必须面对高额的土地成本。

他指出,受影响的计划当中包括2014年10月7日即做出申请的,这些计划符合各申请相关条件。

他自己的公司也同样面对问题,其中一项是今年6月4日申请的。他说,其公司在发展领域有30年的经验,对申请程序等了如指掌,可是同样面对被搁置到一边的处理。

他相信这种情况于去年9月就出现,事件也同时发生在当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南在同年8月30日针对槟州房屋发展局计划被州策划委员会(SPC)否决后开始。据来自新海峡时报报导指出当时部长对槟州政府否决房屋发展局计划被否决恼怒不已,同时提醒槟州政府,联邦政府有权力收回消拯局等各政府机构批准发展计划的权力,使州发展计划面对同样的困境。

发展公司不应成夹心人

陈福星在会上即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抛出数道问题,他先提出为何联邦政府选择性的惩罚槟州发展商,发展商何错之有?再来地方政府房屋部的关键绩效指标何在?为何不是在申请两周内给予批准或否决回复?此外我们也要求他们宣誓就任时的宣言,斯举延误广告准证及执照的发展造成发展公司未能与购屋者签署买卖合约,这同时打击经济发展,波及该领域各界人士包括产业经纪、律师、建筑师等的收入。上述行为也剥夺了人民拥有房屋的权力,难道他们这样做无惧上苍?

他同时提出槟州的私人发展公司并没有与联邦政府地方政府部发出任何的争执,所以不该成为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夹心人。

槟州房地产商公会也在在槟州策划委员会没有扮演角色,所以槟州策划委员会否决房屋发展局跟槟州房地产商公会及会员并没有关系。

针对槟州房地产商公会会否对事件采取进一步包括法律行动时,他无奈表示槟州分会并不能代表行动,这只能交给个别发展公司作出行动。

佳日星:不解申请符条件不受理

佳日星透露,联邦政府地方政府部在今年4月6日回复也是峇眼区国会议员的槟州首长林冠英的国会回复中即透露,从2014年8月至今年4月,联邦政府共接获来自槟州48个广告准证及发展商执照申请,其中有18个申请得直,另外30个暂时放一边(KIV)。

他指出,在过往的记录中,根据地方政府部的关键积效指标,任何发展计划在提出申请两周即可获回复。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向他投诉的发展商所提交的申请都被指符合条件,然而却不受理。

他表示,上述计划除了可负担房屋计划,其中也包括发展商必须承建的廉价屋及中廉价屋计划,这造成槟州房屋面对的双重打击,波及可负担房屋申请者及廉价及中廉价屋申请者。

他曾多次针对有关事件向地方政府部提出询问,他将在记者会后再次致函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首席秘书拿督莫哈末孟德,要求在两周内针对这些申请暂时被放一边的个案要求交代,否则不排除接下来的行动包括援引1966年房屋发展商控制及执照法令将地方政府部带上法庭。

他说,在法律上即指明,在发展计划符合条件下必须批准有关广告准证及发展商执照申请。

与此同时,针对上述刁难为联邦政府的以牙还牙报复行动,佳日星认为,相较州政府否决联邦政府房屋发展局(JKP)计划,州政府都有列出否决理由,可是地方政府却没有列出为何将这些计划放一边的理由。

与联邦政府关系好因此申请得直?槟州房地产商公会主席拿督陈福星在记者会上透露,不解为何槟州发展商面对铺天盖地的全面性对待,唯在记者提及一些在48个得直申请中其中包括18个申请获得批准,所以不能说是联邦政府全面一视同仁对待所有发展商,针对此,陈福星暗示说,这些被批准的发展计划其中包括与联邦政府关系密切的发展公司。


Article Tags: · · · ·

评论被关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