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加末10日讯)照亮法师被控猥亵3少年案件今天续审,中学教师陈顺友供证时指第二名受害少年向他透露,被告以“让少年阳具增长”为借口,按摩和吸吮受害少年的下体。

在太子城国中执教的陈顺友告诉地庭,他于今年1月5日下午接获一名来自他校学生的来电,指有事要与他见面讨论,他们随后于隔天(1月6日)晚上在昔加末妙音净宗学会的会议室见面。

也是该学会秘书和教育组主任的他表示,案中3名受害少年都不是他服务中学的学生,他之前是通过该学会的生活营、佛学班和中学制服团体联办的活动,认识拨电给他的第二名受害者。

3受害者有相同经历

他表示,陪同第二名受害者前来会面的两名友人,也说曾经经历与前者相同的遭遇,而当时的主要发言者是前者。

陈顺友在主控官苏丽雅娜副检察司引导下告诉地庭,第二名受害者指说被慈光亭的照亮法师按摩和吸吮下体,而法师当时表示这种按摩吸吮疗法可以增加阳具的长度。

他表示,第二名受害者看来一度相信被告所言的“按摩吸吮下体是一种疗法”,不觉得本身已被猥亵和侵犯,后来心里起疑后才与约他见面求证。

他也说,第二名受害者透露不只自己一人,其实还有很多少年被法师按摩吸吮下体,例如陪同而来的两名友人,不同之处是自己的遭遇就在会面前一天,两名友人则是发生在更早之前。

他聆听第二名受害者的陈述后,觉得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心想着有谁可帮到这群学生,最终想到昔加末康文女中教师兼昔加末佛理研修会主席徐光莲,并在学生同意下联络徐光莲。

陈顺友表示,他、徐光莲、上述3名学和和另一名学生于1月10日下午见面,学生们向徐光莲陈述本身的遭遇后,徐光莲即刻联络马佛总,较后也把案发经过转达给马佛总一名理事法师,同时建议学生把遭遇告诉父母,由父母决定如何处理。他较后也和一些受害者的父母见面。

他透露,第二名受害者念中三参加昔加末妙音净宗学会主办为期7天的生活营时吸烟,不过在隔年的生活营,后者表现积极和展现领导能力,他对后者相隔一年的转变感到惊讶。

照亮法师共面对4项涉及3名少年的控状。

第一项控状指他于2018年3月某日下午约3时,在昔加末慈光亭猥亵一名约15岁的少年。第二项指控状指他于今年1月5日早上约10时,在上述神庙猥亵一名约16岁的少年。

第三项控状指他于2017年8月4日早上约9时,在上述寺庙猥亵一名约15岁的少年。第四项控状指他于2017年8月18日,在同一寺庙猥亵第三项控状的当事人。

被告涉嫌抵触2017年性侵儿童法令第14(a)条文,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不超过20年及鞭笞。

原名曾国宝的照亮法师(54岁),今早在10多名信徒陪同下到地庭听审。法官拉希达择定于11月24日续审本案。

本案的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今日缺庭,由两位律师黄永康和王家乐代表出庭。

Source:星洲日报

Comments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