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妻子出轨,杰出律师抑郁染毒

{"source_s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1888916176","subsource":"done_button","u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1888916164","source":"other","origin":"gallery"}

(新加坡5日讯)新加坡一名律师不堪妻子出轨而患上重度抑郁症,沉沦毒海8年,还帮朋友带毒品入境新加坡,离婚后另结新欢戒毒6个月,原以为能重新开始,却发现前妻不但与情郎结婚,还住豪宅过著富裕生活,让他又自觉“一文不值”,再陷毒海。

被告是42岁的陈德宇(译音),曾是艾伦格禧律师事务所及瑞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前年自立门户,成立Mark Tan LLC律师事务所。

被告面对一项吸毒、三项拥毒以及一项拥有吸毒用具的罪名,之前已俯首认罪。

案情显示,前年3月17日,晚上10时45分左右,被告开车从马来西亚通过兀兰关卡回新加坡时,被新加坡关卡人员拦下做例行检查,在驾驶座后面发现隐藏在包包内的吸毒用具后,对他做全面搜查。

被告在接受调查时承认,2010年认识一位名叫伊曼的朋友,自2012年开始两人偶尔会一起吸毒。

他称,伊曼在前年3月17日托他从马来西亚买一盒埃利敏5号,他知道伊曼只是为了个人使用才想买药丸,因此答应以750新元(约令吉)的费用帮忙。

被告的代表律师为他求情时表示,被告案发时患上重度抑郁症,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帮友人带毒入境。

律师形容,被告为一名潦倒男子,经历人生中最可怕的经历,才会一步步陷入毒海。见前妻过得好戒毒后又陷毒海。

律师说,被告在2012年发现妻子出轨后,导致他婚姻和人生破碎,患上重度抑郁症。被告尝试借酒浇愁,却发现更糟,最后选择用毒品麻醉自己,让自己“活过来”,同时也助在工作时能“提神”。

被告从2012年开始在瑞德律师事务所工作,但之后因这起事故导致表现欠佳,最后在2017年被要求离职,还欠下一笔债务,经济面对困难。

被告在2017年遇现任妻子后戒毒了6个月,原以为能重新开始,却在2018年2月,偶然从一文件夹里发现一张豪华房子的收据,进一步揭露前妻不但已与情郎结婚,还过著富裕的生活,而自己却“一文不值”。

律师透露,事件再次勾起被告的伤痛,才会让他再陷毒海。被告在事发后,因无法控制情绪,还产生轻生迹象,最后需要入院才能稳住他的情绪,求情法官轻判。

律师也说,被告事发后深感懊悔, 不但换了手机号码,与其他“瘾君子”断绝来往,也扔掉所有与毒品相关的物品,避免让他想起毒品。

被告也痛改前非,积极戒毒和接受辅导。由于被告也有辅导的相关文凭,希望能以自身经历,帮忙辅导其他“瘾君子”,协助他们戒毒。

律师表示,被告是名聪明能干的律师,被告的家人也非常支持他,今早还陪他一同出庭,希望法官给他第二次机会,让他赎罪,并重新让自己振作起来。

法官表示需要时间考虑,案展至下周一(12日)下判。

“ 变装”躲镜头

被告今日上庭时“ 变装”躲镜头,不但戴墨镜和口罩,还一度把头“ 埋入” 雨伞内。

案件结束后,被告在中午12时20分步出法庭,立即戴墨镜和口罩。

被告的亲友协助他躲镜头,一人把轿车停在法庭附近,另一人则帮他“拉伞”,让被告能把头“ 埋入”雨伞内。

被告一看到摄影记者后,急忙将雨伞拉得更低,快速离开。

曾被列最佳律师

拥有律师资格的被告陈德宇(译音),曾在2016年被列为新加坡40岁以下最佳律师之一,其律师事务所去年还获奖。

网上资料显示,陈德宇曾被《亚洲法律杂志》(Asialaw)等多家杂志评为“拥有竞争领先地位与反托拉斯(Anti Trus )的律师以及竞争法专家辩护。

另外,他也曾于2016年的《新加坡商业评论》杂志中被称为是“新加坡40岁以下的最佳律师,”以及“新加坡具有影响力”的年轻律师之一。

此外,陈德宇成立的Mark Tan LLC律师事务所在去年获奖,被Aquisition国际杂志称为是“2019年度新加坡律师事务所”。

本文摘自东方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Penang Lang

兽父在女儿生日当天伸魔爪奸女成孕

特朗普出院; 抵白宫即摘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