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2个月男友借20万跑人;六旬婆婆报案惊觉非个案

{"source_s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1884340980","subsource":"done_button","u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1884340944","source":"other","origin":"gallery"}

6旬单亲婆婆脸书邂逅陌生半百男子,俩人迅速发展至同居关系,男子在交往2个月后,开口借得20万令吉后开始“不回家”,如今更将同居女友拉黑,消失无影踪。

徐姓女事主(60岁,来自吉隆坡华联花园)事后报警时,才惊觉本身不是单一个案,曾经的同居男友已是前科累累!

她周一在民政党雪兰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林华正的安排下,出席记者会要求该名55岁的刘贵南(译名)现身偿还上述借款。

她坦言:“我现在只想要回我的血汗钱;我要钱,不要人。”

她说,本身与前夫离异约20年,一对子女也已长大成人,过着他们的生活,剩下她一个人在家过日子。

她说,该名男子于去年10月份,通过脸书社交媒体加她为友,双方交谈甚欢,相约见面后“很有感觉”,以为获得上天眷顾,临老找得一个生活伴侣。

“对方在我们交往不久后,把衣物装入一个环保袋就搬来和我同居,起初,我们的生活真的是很不错,对方体贴入微,虽然不曾买过贵重的东西给我,但是,有伴的生活确实不错。”

“他曾带我到外埠认识他的朋友,也曾带我到医院探望他中风,无法行动及说话的老妈妈;他告诉我,他不曾结过婚,而妈妈每个月4000令吉的住院费都是由他负责。”

徐女士形容,该名男子平时穿戴整齐;据对方所说,他没有一定的职业,什么都做,因此,当对方告知需要10万令吉与朋友合资经营坐月中心的生意时,不疑有他,在考虑约一个星期后,即如数交出现钱给对方。

“在从我这里拿到钱后,对方开始少回家,他的理由是住在朋友的家谈生意细节,3月18日开始的行动管制令期间,他也很少住在家里陪我,只是偶尔会来,然后告诉我资金需要再加,而我也马上到银行提出现款给他,他在拿到钱后,再出外谈生意,没有回家。”

徐女士指出,借出的钱是她年轻时,到外国跳飞机辛苦赚来的钱,因此在发现对方拿了钱性情大变后,于今年中旬开始向对方追讨欠债,而对方自7月份开始不回家,8月初开始不接她的电话,并且从所有的社交媒体上将她拉黑,如今音讯全无。

“我在9月份向警方报案指遭刘贵南骗钱,当时执勤的警员告诉我,警方已接获多宗针对遭这名男子欺骗的报案了;因此,对于他这个人,我不再存有任何期待了,希望他能现身,交代所借下的钱要如何偿还,人,我不要了。”

另一方面,林华正呼吁该名刘贵南现身解决问题,不要企图逃避,因为该部将会协助受害人追讨公道,包括要求全国警察总部正视这类欺诈案。

“此外,我也呼吁其他受害人尽速与我们联络,以便集中资料提供予警方,方便调查工作。”

本文摘自光华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Penang Lang

敦马:支持者还是希望我上阵

粗心爸爸把5岁女遗留休息站逾3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