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护士遭奸杀;巫青上诉失败等问吊

{"source_s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2122779029","subsource":"done_button","u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2122779019","source":"other","origin":"gallery"}

一名护士在5年前被一名前板厂工人割颈再遭强奸,不幸因伤势过重回天乏术,联邦法院今日驳回行凶者所提出的最后上诉,他将须以死作为犯下恶行的代价。

以上诉庭主席丹斯里罗哈娜为首的三司,一致驳回27岁的莫哈末阿瓦里就哥打峇鲁高庭宣判他谋杀罪名成立处以死刑,所提出的上诉。另两名法官是拿督王南吉和拿督斯里哈斯娜。

较早前,副检察司拿督纳兹兰要求法庭驳回上诉人的上诉,以及维持其死刑,因为他的残忍行径,被死者在事发当时年仅5岁的儿子亲眼目睹。

“上诉人(莫哈末阿瓦里)的行径凶残恶毒。在砍伤死者的颈部后,上诉人竟在死者还在血流如注的情况下强奸她。”

“死者身上有11道伤口,分布在颈部和手部。在本案中,上诉人使用巴冷刀割死者颈部的左右两侧。很显然,上诉人是有意要把死者置于死地。”

他说,在事发后,上诉人到邻近的一家食肆豪饮7瓶酒“庆祝”其所作所为,并偷走25岁死者的200令吉和一部手机。

根据呈堂证据,死者的丈夫是一名辅警,他在2015年3月1日凌晨2时下班回到家,惊见妻子盖着被子躺在屋前的柏油路上,并且是光着身子。

死者丈夫过后赶往毗邻的父亲家,以寻求协助。

死者的夫家人将她送往话望生医院,而其丈夫看到他们3名年龄分别为6个月、3岁和5岁的孩子,躺在染血的床褥上。

死者在同一天的清晨6时40分逝世,她在咽气前,写下揭露凶手身分的讯息。

莫哈末阿瓦里在自辩时指出,他是为行窃而潜入死者房间,死者当时仍醒着,并在发现他的存在后,大吃一惊。

上诉人也供称,死者在被奸污时,其颈部的伤势令她呼吸困难。

上诉人代表律师阿末尼赞今日在庭上指出,其当事人无意谋杀死者,反之是死者反抗,才会致死。

他说,其当事人的罪行是误杀,罗哈娜接着问说:“那上诉人应该被释放?”,律师答道:“不是……(应)在刑事法典第304条文(误杀)下治罪。”

罗哈娜在裁决时说,在研究上诉记录和经上诉庭核实的高庭法官判词理由后,联邦法院认为,先前的两个法庭皆无犯错。

她指出,高庭法官已经详研证据,并裁决控方已证明犯罪意图。

罗哈娜说,具有支持作用的证据如目击证人的供词,显示上诉记录内有关被告行径的证据,牢不可破。

“我们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可让我们推翻这两个法庭的裁决,我们认同,将上诉人定罪是安全的,基于此,我们驳回上诉人的上诉,以及维持罪成裁决和刑罚。”

莫哈末阿瓦里在闻判后显得冷静。

他也在高庭被判强奸死者罪成,处以监禁18年和鞭笞12下,但今日的上诉只涉及死刑。

控状指出,被告于2015年3月1日午夜12时20分至凌晨2时,在话望生甘榜峇都巴班一间没有门牌号的房屋,谋杀和强奸死者。

本文摘自光华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Penang Lang

花花公子富豪看上外甥女;遭解体108块

特朗普称将动用紧急授权,将免费提供实验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