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子聊天被指用手机;华男投诉交警乱开罚单

{"source_s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4285439346","subsource":"done_button","uid":"06F66D22-D5C5-4BC6-BD52-25C5735ED5F4_1604285439334","source":"other","origin":"gallery"}

(马六甲1日讯)甲州3名华裔男子声称无故被交警开出罚单,其中两人被指驾驶期间使用手机,其中一人则被指没整齐戴头盔而接获罚单,让3人深感无辜!

商人莫光荣指出,10月21日近中午12时,本身当时与妻子经过敦阿里路(旧大地购物中心)时,遇到警方设路障,并被警察指示停在一旁。

“警方指我在驾驶中使用手机,我就很奇怪,当时手机在我的口袋处,而我和妻子当时正在聊天,因此我觉得很冤枉,并和对方解释,对方却不理,并拍照及开罚单。”

他今日在民主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的陪同下,向媒体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我拒绝签名时,对方把罚单丢入车内。我当时有尝试和他(交警)理论,对方却不理会,依旧开了罚单。”

他说,对方是以驾驶中使用手机的罪名开出罚单,但是当时本身却没有使用手机,让他深感无辜!

“如果我们自己犯错,岂敢理论?”

莫光荣表示,此事也造成他很麻烦,本身事后两天也前往马六甲中央警署查询,并留下手机号码,但是却石沉大海。

商人陈燝儫指出,本身则是10月18日早上8时30分,载著妻子及2个孩子前往武吉士灵烈公园,却在东街纳一带,遭到交警截停,指他驾驶期间使用手机。

他说,一路上他与妻儿在聊天,对方却骑摩哆追上来截停,指我驾驶期间使用手机,但是当时我没有拨电给其他人,也没有人致电给我。

他表示,对方却指,如果不认罪就上庭解释,妻子也录下事发经过,而孩子也感到很奇怪,为何父亲没有犯错却接获罚单。

另一名摩哆骑士陈海春则指出,本身于10月7日下午5时30分,骑摩哆经过敦阿里路时,被一名交警指示停在一旁,当时本身就脱下头盔,呈上驾驶执照予对方。

他说,当时本身和一名相熟交警聊天,之前的交警归还驾驶执照后,当他准备骑摩哆离开时,对方却指要开出罚单,当时和对方理论,对方则反问他以为自己是谁(You ingat you siapa?),但是他则以本身为大马公民作出回应。

他表示,事发当时现场有3名交警,由于当时他感到很生气及激动,声调比较大声,其他交警就劝他保持冷静。

陈海春指出,本身回家后,才发现罚单注明:“没整齐戴头盔”,让他感到很不公道。

他说,原本想缴付100令吉罚款了事,但是亲友从面子书得知其他网民也面对类似的情况,因此他希望通过公开有关事件,希望警方展开调查,讨回公道。

2罚单来自同一交警 邱培栋盼警方内部调查

民主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指出,该社区中心近期接获多个不满警方无故开罚单的投诉,因此他将整理有关资料后,呈交予警方展开深入调查,以还原真相。

他表示,其中莫光荣及陈燝儫都是接获同一名交警开出的罚单,因此他希望警方展开内部调查。

他也促请其他面对相同遭遇的民众,可以联络该中心,以提供资料。

邱培栋相信一些无辜的人士很多时候都是哑巴吃黄莲,因为上法庭需耗时,一些人宁愿缴付罚单了事。

他促请警方公平执法,避免因为小撮的害群之马而破坏警方的形象。

民众受促开车时勿用手机

民主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也提醒驾驶人士切勿在开车时,使用手机,包括在等待交通灯时刷手机,避免接获警方的罚单。

他说,只要是在驾驶期间,使用手机,警方就能够开出罚单,不一定是拨电,即使是刷手机,也不例外。

他指出,一些驾驶人士一边开车,一边刷手机的行为非常危险,他对于警方因此开出罚单并无异议,但是警方不能持有双重标准,向人民开刀。

邱培栋表示,哥打叻沙玛纳州议员刘志良上周揭发甲州行政议员拿督诺依占在公共场合没有戴口罩,刘志良报警后,但是却没有下文。

此外,他也指出,其同僚郭子毅及谢守钦皆曾接到民众无故接获罚单的投诉。

他说,由于警方在疫情期间,面对庞大的压力,他促请警方提供警员心理辅导课程。

本文摘自东方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Penang Lang

初生女婴被放入背包弃信箱格上;所幸获救

拒当中国疫苗白老鼠;巴西民众示威反对强制接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