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赌渣男逼女友卖身售裸照

(新加坡19日讯)渣男因烂赌输钱,怂恿17岁女友出售裸照视频、直播猥亵表演来赚钱,食髓知味后,叫她出售穿过的内裤,最后甚至将女友推入火坑,稍有不从,还被威胁暴打。
  
28岁的被告被控5项罪状,包括抵触妇女宪章、失信。受害者是他的菲律宾籍女友,现年20岁。被告昨日认罪,案展至今日下午下判。

为了保护受害者,法庭下令媒体不得报道可能泄露女子身份的资料,包括被告名字。
  
调查显示,被告2018年到菲律宾,从网络交友应用程式结识年仅17岁的受害者,进而交往,并在2019年1月带她返新见本身的父母。
  
两人之后又回到菲律宾,烂赌的被告输钱欠债,建议受害者出售裸照、猥亵视频、以及和顾客视讯进行不雅表演,来赚快钱。
  
受害者为帮助被告而答应,4张裸照要价10新元(约30令吉)、一分钟猥亵视频10新元,每5分钟视讯表演25新元(约75令吉)。
  
两人4月返新时,被告因另一罪名被警方逮捕,受害者请对方父母保释被告,但他们拒绝,反而要买机票送受害者回家。

被告保释在外后,立刻在机场找到受害者, 求她留在新加坡;两人租房同居,受害者还为了长久居留而在新加坡上学,被告则把她的护照收起来,不让她离开。

当面脱内裤售价RM240

由于找不到工作, 被告又叫受害者出售穿过的内裤,并在网上打广告,送货上门35新元(约105令吉),亲自送货50新元(约150令吉),受害者当著顾客的面脱内裤80新元(约240令吉)。
  
同年5月,受害者的顾客要求性服务,被告称需要钱请律师为由说服少女,并为她拉皮条。少女提供各种性服务收费介于150新元(约450令吉)到1000新元(约3000令吉)不等。
  
受害者原本自愿卖身,但到了6月就开始表示抗拒,结果惹怒被告,遭他暴打,还威胁发送裸照给她母亲,以及放上网,受害者怕得只能听话照做。

半年与逾20人性交

受害者在半年内共和20到30人性交,这些恩客全是被告介绍。
  
此外,从2019年2月至10月间,被告出售受害者的裸照和不雅视频、穿过的内裤、提供性服务、以裸聊赚钱等,共赚取超过4万新元(约12万令吉),其中从性交服务就赚取了介于9000新元(约2万7000令吉)到1万3500新元(约4万500令吉)不等的肉金。这些钱都是用来支付被告和受害者住在新加坡的开销。
  
受害者被迫接客期间,曾向被告父亲和两名恩客求助,三人都叫她报警,但她不想和母亲解释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让正在交往中的被告惹祸上身,最后决定不报警。
  
受害者的不雅视频最后出现在散播色情视频和照片的社交群组“SG Nasi Lemak”的其中一名用户手机,被告的恶行才被揭穿。

东窗事发后,受害者被警方带回问话,被告向一名越南妓女求助,用对方名义开房躲警方追捕。
  
同年10月14日,警方上门突击检查,并在被告的住家内起获他和受害者的手机,手机内存她有的裸照和视频。
  
当时在屋内的受害者被警方带回去问话,随后安排在女子收容所,被告则在听说受害者被警方带走后,立刻打包行李离家。
  
被告向一名他曾经光顾的越南妓女求助,以偿还对方在老家的债务为回报,叫对方陪他一周后,借对方的名字入住酒店。
  
该名越南妓女同年10月14日到18日之间和被告在一起,并在这期间以自己的名义入住了几家酒店。

私吞公司资金买劳力士

被告潜逃期间,私吞香港商人的4万新元公司资金,其中2万多新元(约6万馀令吉)竟是买劳力士送自己。
  
案情显示,香港商人在同年五六月想在新加坡地开设电子配件公司,辗转结识被告,后者谎称在菲律宾拥有电子销售公司,有足够庞大的客户源来帮商人扩展公司。
  
商人为公司开设了银行账户,被告在潜逃期间的4天内,为自己的开销每天从账户提取最高额的1万元,共私吞了公司4万新元。
  
他甚至利用其中的2万2800新元(约6万8400令吉)购买劳力士名表送自己,再买了金镯子“补偿”越南妓女,其馀的钱则是在他被捕后,从他身上搜出。
  
商人因发现被告提取大量现金,同时秘书也通报对方失联数天,加上很多被告聘用的人上门,向他索讨工资,以及办公室业者称没拿到租金,才得知出事而报警。

被告潜逃期间,受害者偷偷找来另一台手机,在调查期间联络上了被告,两人对话时,被告污蔑受害者扮演“弱者”,并问她调查工作上的最新消息。
  
被告会问受害者,警员是否成功解锁他的多台手机,称若对方想返回菲律宾,他可以安排把护照交给少女。
  
警方最终发现受害者的手机,也随之追查到被告的下落,在一间酒店房间逮捕被告。

本文摘自东方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NaNa

Comments

Leave a Reply

Loading…

0

MySejahtera将增新功能;供民众登记接种疫苗

李宗伟自曝曾被开价5万打假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