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微副作用属普遍;不同疫苗各有千秋

(吉隆坡28日讯)我国正式启动全国新冠肺炎疫苗接种计划,然而坊间对于是否应该注射疫苗及疫苗的有效性,仍存有许多的争议与迷思。

拥有30年从医经验的巫程豪医生说,疫苗在人类的医学史中并不陌生,而疫苗是想办法让病毒一些成份接种到身体内,产生免疫的反应。

“当真正的病毒攻击我们时,身体就有正当的反应,包括白血球,就认出这病毒产生抗体,吞噬病毒。”

巫程豪是在周六晚上,在由斯里史丹福学院、大同韩新学院和东方日报联合主办的主题为“接种疫苗诸多争议,信任或怀疑 ?”线上专题讲座上主讲时,如此表示。

巫程豪指出,所有疫苗都可能产生一些轻微的副作用,包括注射处疼痛,这个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情况。

他表示,这显示身体的免疫系统有反应,而一小部分人士也会有过敏的现象,不过并不需要操心。

“疫苗给予的症状非常轻微,而根据临床试验,可以准确预算在某些情况下会产生的副作用,并可以采取怎样的措施。

巫程豪也是士姑来区前州议员,他指出,在最新的科技中,辉瑞疫苗及莫德纳(Moderna)属于mRNA疫苗,而美国专家也表示,不同的疫苗都各有千秋。

他说,莫德纳疫苗需存在零下20度,辉瑞疫苗则是存在零下70度,医疗成本较高;另外这两款疫苗也属于低分子质量,产生的副作用机率比较小,也相对安全。

“这是非常挑战性的全球疫情,要控制,就要越多人越快接种,避免疫情蔓延,拖越久,就有新品种出现,这些疫苗也会越来越没效。

他指出,俄罗斯的“史普尼克V”(Sputnik V),以及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能够储存在比较实际的温度,就像冰箱的2至8度,对于普通诊所,储藏这疫苗比较方便。

“至于要打哪一种疫苗,则各有千秋。即时被冠病感染,抗体只维持3到6个月,中了也要打。目前疫苗还是短缺,有得打就打,先接种再说。”

他说,全球尚未宣布疫情结束,因此公共卫生措施仍要继续进行,例如戴口罩,洗手和保持人身距离。

“世界要通行,接种疫苗难以避免,但,不是接种了就不再注意公共卫生,其他病毒也会再产生疫情。

他说,真正疫苗是回到原本的公共卫生政策,避免另外一个疫情爆发。

另外,巫程豪表示,医学的基本观念就是预防胜于治疗,疫苗则是避免感染,解药也并非百分之百有效,研究过程更长。

他形容,新冠肺炎有点可怕,不像非典型肺炎(SARS)拥有激烈症状及高死亡率。

他指出,大部份在接种第二剂的疫苗时,都会有副作用,但,这属于正常,身体也有了备战能力,有一定的免疫力。

疫苗质量安全性非常严谨

双威中医中心医疗总监林仁吉医生指出,许多关于新冠肺炎疫苗的问题,都集中在安全性,但疫苗的质量和安全性从来没有妥协,非常严谨。

他强调,国家药剂监管局(NPRA)在批准疫苗的时候,也需要大量的数据。
“疫苗开发是通过严谨的科学,安全研究,足够的自愿者参与研究。

他形容,一般来说,旧路上山都是崎岖,比较难受,这就是传统疫苗的开发。

“传统的疫苗开发,从老鼠再到人身上,最少10年。新冠肺炎疫苗基本上是直达的高速公路,直达目的地。”

他说,新冠肺炎的疫苗,是在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同时展开,也不停在更新资料,所以可以在短时间开发。

林仁吉是在昨晚作客由斯里史丹福学院、大同韩新学院和东方日报联合主办的“接种疫苗诸多争议,信任或怀疑 ?”线上专题讲座上,如此表示。

线上专题讲座也是上海中医药大学客座副教授,他指出,基本上市场的疫苗,是以打两针为主,辉瑞疫苗采用的是mRNA的技术,注射第一针之后,效应在两个星期后开始出现。

他说,大马卫生部购买的疫苗里面一半来自辉瑞疫苗,在美国与英国,打了第二针出现类似感冒症状比较严重,但休息半天就康复。

他指出,中国北京科兴生物(Sinovac)的新冠肺炎病毒疫苗,在巴西,印尼和土耳其已经进入临床研究,同一时间在多国展开研究,有效性也出现不同的数目字。

“在新冠肺炎发生之前,每年9月到12月处于流感高发季节,因此建议流感高发期之前,注射流感疫苗。”

“流感疫苗有效性是44%,为什么鼓励病人接种,这提供高风险患者一定的保护力,避免流感变严重。”

他指出,我国的疫苗计划是80%人注射疫苗,以达到群体免疫。

“这就像是一场猫抓老鼠,猫就是疫苗,病毒是那只老鼠,玩著一个追捕过程。”

他举例,在南非使用的是莫德纳疫苗,但有效性在南非仅有20%,因为,南非已经出现新的突变病毒株。

“当老鼠窝(人民)在没有接受疫苗下感染,病毒在老鼠窝身上突变,突变就出现新品种,到时再接受疫苗,就没办法给你提供保护。”

“让人民快速注射疫苗提供保护,不让老鼠有机会来到身上,可以减少新突变病毒出现的机率,因此时间在整个接种计划是非常重要。”

不鼓励孕妇患癌者接种

对于是否有一个清楚的清单,阐明谁适不适合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巫程豪医生表示,根据卫生部,在怀孕和哺乳的母亲,免疫力低及包括接受化疗癌症病,是不鼓励接种疫苗。

不过,巫程豪也举例,在美国的孕妇前线人员,已有超过1万人接种辉瑞和莫德纳疫苗。

他说,美国医学界指出,如果在特定情况下,前线工作怀孕妇女愿意承担风险,而感染风险高于打疫苗风险,医生还是会考虑让前线工作的孕妇注射疫苗。

他说,本身也看了报导,在哺乳的母亲接受疫苗也非常安全,有害成份不会从乳液排泄出来,也没有任何副作用。

“高血压肯定是高风险,非常需要打,可能要先控制血糖和血压再注射,但,也看个别的个案来判断。

然而,他强调,我国卫生部是不让孕妇注射疫苗,因此必须根据本地的指南。

另外,双威中医中心医疗总监林仁吉医生说,这是全球面对的新状况,因此医生在做出一些决定时,必须要有科学基础。

他指出,当大部份数据还没出炉的时候,医生只能做出相对保守的建议,当后期的数据越来越多,医生则可以提供正确的答案。

他强调,身为前线的医生,目前只能跟著卫生部的指南来做事。

至于在感染新冠病毒期间,是否可以注射疫苗时,林仁吉则说,一旦染疫,身体将出现一个基础的免疫,这个基础的免疫维持在3个月至半年。

不过,林仁吉也说,即时感染病毒后,并不意味著不会再次感染。

“曾经感染新冠肺炎的认识,都需要重新接受疫苗的注射,不可以豁免。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林仁吉指出,新冠肺炎本身已经有疫苗,感染者本身已承受带来的疾病,身体会产生抗体治疗,打疫苗没太多帮助。

“就如不会有一个医生为B型肝炎的患者,再注射肝炎的疫苗。”

巫程豪医生和林仁吉医生是于昨晚,在主题为“接种疫苗诸多争议,信任或怀疑 ?”线上专题讲座上主讲时,如此表示。

这场讲座是在由斯里史丹福学院、大同韩新学院和东方日报联合主办。主持人为斯里史丹福学院国际事务处主任及大同韩新学院文化事业化主任陈锦松。

本文摘自东方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NaNa

Comments

Leave a Reply

Loading…

0

草莓籽卡牙缝 竟发嫩芽!

5岁女童食用自家制泡菜中毒险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