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长贫难顾,禁止跨州很多人会饿死

国盟要赢大选保政权,就必须先振兴经济。在冠病疫情未受控制、疫苗接种进度缓慢及登记不够踊跃的情况下,这是艰难的任务。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披露,财政部今年主要专注于推动6大项目,即创造就业机会、派发援助金、数字化、政府相关公司(GLC)转型、协助微型和中小型企业、加速推行各项工程,以便推动经济复苏。

但只有派发援助金、协助中小企业及推动工程这3个项目,可以在发放资源下快速达标;为失业大学生创造优质工作、落实GLC转型与数字化必须假以时日,才能见到效果。

以GLC转型为例,这类计划推行了很多年,成绩却参差不齐。时任首相敦阿都拉在2004年宣布通过国库控股推动GLC转型,目标是分阶段在10年内让GLC与私人机构平起平坐,冲出国内市场,成为区域市场的企业冠军。2009年纳吉接任首相后,继续推行GLC转型计划,现在国盟政府又重提GLC转型。

一些GLC长期获政府扶持及享有垄断地位,但营运效率没有改进,更不用讲成为区域冠军。首相慕尤丁把GLC高职当作政治酬庸的工具,GLC缺乏有才能的领导者,如何冲出甘榜,引领国家走向成功?

数字化计划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事情,国家必须有厚实及普及的科学和电脑技术,以国家现有的条件,恐要三年五载才能成事。

因此,国盟政府要短期内提振经济就只能走回派钱及推行大型工程的老路,但如今负担沉重、赤字高企,政府还有多少钱可派?况且经济缺乏新的引擎,派钱效应很快就会因为市场萧条而消逝,例如政府去年推出4项总值3050亿令吉的经济振兴配套以及1个总值150亿令吉的援助配套,民众和中小企业还是叫苦连天。

所谓长贫难顾,如果一直封锁、不允许跨州,政府能够援助旅游业者到什么时候?

若疫情受控,政府解除封锁,那么相关业者就可以在有生意可做的情况下,跨过难关。政府只是允许跨县、不准跨州,经济还是无法活络起来。

经济如同人体中运行的血液,运行通畅无阻,自然就身强体壮。封锁边境及不能跨州,好像是心脏的血管阻塞,吃再多的补药,衰弱的身体不会好起来,也有毙命的风险。

所以由262个商业协会组成的商业生存团体促请政府取消禁止人民跨州与跨县的条例,以挽救到了崩溃边缘的各行各业;浮罗交怡岛内24个领域的业者和代表,也请求政府允许跨州,打救浮罗交怡,岛上已有23间酒店结业、上千人失业。

对于是否允许跨州,政府陷入两难的局面,因为允许跨州可能出现感染群,比如一些家族成员从柔佛、雪兰莪、吉隆坡及槟城跨州回去登州出席公公的丧礼,导致15人感染冠病;禁止跨州恐会弄死一些地方的经济,例如高度依赖旅游业的浮罗交怡等地区。

卫生总监诺希山指若我国有70%人口接种疫苗就可自由跨州;慕尤丁则表示,只有疫苗接种和群体免疫达到一定程度,我国才能开放边界和允许人民跨州。但达到群体免疫是明年初的事情,相关行业无法等到那一天,没有病死先饿死。

部长显然听到商家的心声,所以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才放软立场说,若冠病感染人数减少至可控制水平,可能最早在3月18日取消跨州禁令,不过不会是全面式的开放。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则表示,随着新增病例逐渐下降,政府可能重新开放跨州,让民众在今年的开斋节回乡欢庆佳节。

目前单日新增病例还是四位数,根据大马防疫效率估计,5月能够降至双位数,相信开斋节前就可以自由跨州,不用等到群体免疫,国盟政府也承担不起经济停滞的政治后果。

现在国盟政府和时间赛跑,希望国会解散之前经济有起色,但挽救生计非一蹴而就的事,估计还会一波三折。

本文摘自星洲网

你怎么看?

-1 Points
Upvote Downvote
Newbie

文章作者 NaNa

Comments

Leave a Reply

Loading…

0

商业求存组织:银行要求严谨,援助配套申请须简化

日本富豪公开征8旅伴同绕月球;吸引逾30万人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