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填海计划;曹观友回应:工程技术进步保护环境和人民

(槟城9日讯)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回应最近再度引起朝野和非政府组织等争论,甚至要求取消的槟城南部填海计划(PSI)的课题,指州政府坚信能够满足环境部施加的严格批准条件,并达成目标。此外,联邦政府也不应该开先例,即当这些项目已通过所有审批条件后,但仍被撤销。

他说,随着各方对槟城南部填海计划的关注日渐增加,以及要求取消该计划的各种声明陆续出现,槟州政府认为有必要再次回顾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并解释有关计划的重要性。

他今日发文告说,这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

“这些年来,批评者表达对环境和渔民问题的担忧,我们都在听,事实上,我们也同意他们所提出的气候变化和保护渔民福利的重要性。”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实施那么多的补偿措施。可以说,在大马任何地方都从未做过如此庞大而全面的改善渔业社区计划。

“我们只是不同意取消该计划。我们不必在填海计划、环境和渔民之间做出选择。工程技术的进步可以让我们在完成填海计划的同时保护环境和人民。”

他说,州政府从未否认该计划会产生影响,但一直与人民分享州政府打算如何减轻影响。

“我们也应该考虑填海计划将为槟城带来的许多社会经济利益,这些经济利益比金钱回报更有价值。”

他说,国内和国际投资所带来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将为人民带来金融稳定和安全;而低碳发展和交通发展、使用可再生能源和提供开放空间等绿色举措,将有助于改善槟州未来几十年的宜居性和公共福祉。这些好处也应该计算在内。

在开发第一个岛屿时可供渔民使用的通道(黑色箭头指处),并将在开发其它岛屿时,也继续下去。
在开发第一个岛屿时可供渔民使用的通道(黑色箭头指处),并将在开发其它岛屿时,也继续下去。

全面评估填海计划对环境影响

曹观友说,这计划已获得液压研究、空间影响评估(TIA)、海上交通风险评估(MTRA)、社会冲击评估报告(SIA)的批准。此外,环境部也批准了环境影响评估(EIA)以及渔业影响评估(FIA)。

他说,环境影响评估有详细和全面的评估,包括技术审查和两轮公开展示后,于2019年6月25日获得环境部批准。

“其他计划并不会像槟城南部填海计划那样,两次公开展示环境影响评估。”

他说,环境部的批准附带了72项条件,有56项是与法规相关的一般条件、工程设计和概念、批准和许可、污染防治措施、填海和疏浚活动、环境质量控制和监测等其他事务。

“其他条件则涉及我们最近重新提交审批的环境管理计划报告(EMP)、环境审计、环境官员的角色和职责,以确保环境影响评估的合规性。我们已于2019年7月向公众披露了这一点。”

设人工鱼礁 种红树林 补偿

“所有环境影响评估报告都将研究对环境的潜在影响,而所有开发计划都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有了适当的缓解措施,发展和环境可以共存共荣。”

曹观友说,补偿计划将包括人工鱼礁、渔业聚集装置(FAD)、种植红树林、释放鱼苗、建设生态工程结构、资助研究以及环评报告中建议的其他计划。

他说,州政府正考虑设置人工鱼礁和种植红树林,以启动这项补偿计划。

他说,根据渔业部的数据,填海计划区域周围的渔获量仅占槟城2015年鱼类总产量的约4%。渔业影响评估也强调了这一点。该报告还指出,槟城的鱼类产量过剩,约为1万2000吨。

“基于这种情况,槟城南部填海计划的实施,不太可能导致粮食不安全。”

他说,5年多来,州政府一直通过位于峇东和美湖的一站式渔民中心(PPSN)与当地渔业社区合作,两个中心皆深受当地渔民欢迎。

“截至今年5月31日,已有6153名渔民参与活动,进行了无数正式和非正式的会议与讨论,以了解渔业社区面临的挑战以及该计划如何对他们产生积极影响。”

他说,传统渔民也称为沿海渔民,通常在A区(小于8海里)内作业。在槟城南部计划的记录中,A区贡献了大约10%渔获量,其余90%来自在更深水域作业的大型拖网渔船。

“因此,这些传统渔民正面临生存困境,尤其是在当前的疫情中。”

传统渔民也称为沿海渔民,通常在A区(小于8海里)内作业。在槟城南部计划的记录中,A区贡献了大约10%渔获量。黄色右起是计划中的A、B和C岛。
传统渔民也称为沿海渔民,通常在A区(小于8海里)内作业。在槟城南部计划的记录中,A区贡献了大约10%渔获量。黄色右起是计划中的A、B和C岛。

A区贡献约10%渔获量

曹观友说,根据渔业局对槟城南部9个渔民单位的记录,有超过900名渔民离计划地点最近。受影响的渔民人数并不像批评者声称的那样夸大,因为他们也包括来自槟城其他地区和其他州的渔民。

他说,渔民的意见以及相关政府机构的反馈,构成了社会影响管理计划(SIMP)的基础。该计划由渔民特别工作组主席兼槟州第一副首长拿督查基尤丁于今年2月正式宣布。

该计划为槟岛南部渔民提供特惠的财政援助、新的渔船和引擎、以及位于峇东海滨渔村、双溪峇都、公巴、美湖的4个新渔民码头。计划还包括商业和工作机会,及为年轻渔民和渔民子女提供培训、免费学费、奖学金和教育机会、房屋计划等。

迄今,来自9个渔民单位的约530名渔民,已登记社会影响管理计划。

渔民不会失去生计

曹观友说,捕鱼区肯定比填海计划开垦的4500英亩大得多,渔民不会失去生计。

他说,许多沿海渔民都是在指定的填海计划地点外捕鱼。多年来,在与当地渔民的接触中,官员多次听闻并观察到渔民船只都在远远超出填海计划范围的地方捕鱼。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渔民告诉州政府,他们想要更大的船只和引擎,而州政府后来也同意提供这些设备,使渔民能够继续在填海计划地点以外捕鱼。”

他说,如果填海计划开始后就不能捕鱼的话,渔民们肯定不会想要求船的。

“我们将在填海计划的整个填海和发展阶段为渔民提供一条250米宽且畅通无阻的通道。该通道将维持在当前海岸线和填海计划之间,以确保渔民随时可以出海。”

遵守环境影响所规定条件

曹观友说,在环评报告获得批准之前,该计划也曾在2019年4月由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及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联合主持的第31届国家实体规划理事会(NPPC)会议上提出。

“除了州政府,槟城论坛的发言人也有机会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达他们对填海计划的看法,这对任何非政府组织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

他说,NPPC向槟州政府传达了18条关于实施填海计划的建议,也提醒州政府必须遵守已批准的评估报告中,如环境影响评估所规定的条件。

“上述SIMP和补偿计划是符合NPPC关于保护渔民福利和环境的建议。我们也纳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低碳城市框架的研究,以及荷兰皇家哈斯康宁德和总部位于荷兰的威集团(Royal Haskoning DHV)独立报告,以遵循NPPC在其他领域的建议。”

保留20%土地给绿色公园

曹观友说,A岛的最低平台高度将高于平均海平面3米,而20%的填海计划土地将保留给绿色公园、红树林、渠道、湿地、洪泛区和生物洼地,以增强生物多样性及将环境降温1到2摄氏度。

“填海计划的环境补偿计划还包括4公里的红树林湿地,以提供额外的海岸线保护并促进生物多样性。”

他说,岛上也将有大量公共开放空间,如7公里的中央运河、3公里的公共海滩和5公里的滨海大道,可用作休闲、活动和节日的场所,促进槟城的当地文化和生态旅游。

2030年实现50%碳减排

曹观友说,100%可再生能源供电的绿色科技园将吸引全球的电子公司,其设计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50%的碳减排。

“我们也将设立教育机构,为本地和国际学生创造一个教育中心,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来到槟城,促进人力资源发展和提升技能。”

他说,它也将是世界级的旅游区,由具有吸引力的餐饮、娱乐、市场和美食广场、海滨广场、表演厅和其他标志性空间组成,将与遗产城市乔治市相得益彰。

“所兴建的全岛140公里的脚车道和步行道,以及7公里的航行水道将形成无缝连接,这也成为了额外一种交通模式。”

他说,在这项计划中所兴建的逾5000套可负担房屋,将住宅区与铁轨、电车和水上德士车站连接起来。这些设施将建在运河水道、公园、学校、社区体育中心和其他公共设施附近。

填海沙子不影响海洋

“我们向各位保证,用于填海的沙子只会从EIA批准的地点采购。”

曹观友说,采砂活动将仅限于局部地区,不会对海洋造成重大影响。提取沙子的地点也不在沿海渔民的捕鱼区域内。

“我们将从霹雳州和雪兰莪州附近的联邦水域的地点采购沙子,这些地点距最近的海岸线约20海里(约37公里),远离沿海渔场。”

本文摘自星洲网

你怎么看?

Newbie

文章作者 NaNa

Comments

Leave a Reply

Loading…

0

槟最新职场感染群:北赖一工厂34人确诊

诺希山:确诊病患需符合条件 才能居家隔离